• 314阅读
  • 0回复

江苏政务新媒体探索进下半场:关停整合“睡眠号”

楼层直达
级别: 管理团队
发帖
4176

    “根据国务院办公厅《关于推进政务新媒体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》,本微信公众号将停止更新并予以关闭,敬请谅解……”
     5月底至今,江苏大量政务新媒体陆续发出关停公告,成为广东之后又一个开始实质性对政务新媒体乱象“动刀”的省份。
     去年底,国务院办公厅发文规范政务新媒体发展,对政务新媒体的开设范围、运营模式、名称使用等进行了具体规定。
    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,江苏这波关停的政务新媒体,以乡镇一级政府部门,以及各地科级单位的微信公众号、官方微博为主。
     有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账号,在发出关停公告前,已经停更一年多。大部分关停的微信公众号,平均阅读数都低于100,甚至还出现了微信文章阅读量只有1的极端情况。
     有学者认为,所谓“僵尸号”、“睡眠号”的产生,均指向三个字:不在乎。如果在乎民众的感受,就不会“睡着”,就不会无视。
     同时,在关停整合部分已沦为形象工程的政务新媒体的同时,公众也期待接下来,政务新媒体的整体水平继续得以提升,并产生更多可借鉴、可推广的典型经验。
     “僵尸号”再见
     5月的最后一个工作周,以及进入6月以来,江苏多地有政务新媒体发出“告别信”,停止更新,关闭账号。
     比如浦口区卫健委“浦口卫生”、“涟水县行政审批局”、海安市高新区“江苏海安高新区”、“盐城市公路管理处”等等。
     海安市公安局关闭整合了旗下二十余个微博账号,整合至微博@海安市公安局,以及微信“海安公安微警务”。
     澎湃新闻注意到,此次关停的政务新媒体,以乡镇政府以及地方科级单位的政务号为主。其中不乏“僵尸号”、“睡眠号”。
     比如“浦口卫生”,在发出关停公告前,最近一则信息已经是2017年8月。还有金湖县商务局微信公号,今年以来推送过5次,除了关停公告,还有两期是和本单位业务工作关系不大的,有关扫黑除恶的简介。
     盱眙县马坝镇此次关停了认证为“马坝镇人民政府”的多个公众号。其中,“马坝农业”微信公号,5月8日推送消息的阅读量只有1。
     澎湃新闻注意到,这一波关停的政务微信号,阅读量大多在100以下。事实上,这是基层微信公号陷入形式主义的明显表现之一。
     此次整治,一些早已转移功能的微信号也借此彻底关闭。比如“靖江行政审批局”微信公众号,此前已将功能转移至“靖政通”微信号。还有原盱眙县旧铺镇官方微信公众号“旧铺发布”,由于去年7月旧铺镇已撤并入黄花塘镇,“旧铺发布”自动停更,上述公号此番也发出了关停公告。
     国务院办公厅《关于推进政务新媒体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》中规定,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国务院部门应当开设政务新媒体,其他单位可根据工作需要,规范开设。同时,一个单位原则上在同一平台只开设一个政务新媒体账号,鼓励在网民集聚的新平台开设政务新媒体账号。
     而对于功能相近、用户关注度和利用率低的政务新媒体,《意见》明确规定,要进行清理和整合。对于“确属无力维护的”,要坚决关停。
     基层难题
     澎湃新闻采访发现,对于部分基层单位来说,自家的官方发布渠道被关停固然有些可惜,但更多人觉得,“关掉也好”。
     苏北某县交通局办公室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他们的微信公号是由办公室“顺带”运营的,人力有限,“根本不可能安排一个人专门搞新媒体。”
     据其介绍,平时各个处室会有一些工作动态发给办公室,统一由办公室来编辑发布。由于各个处室文字水平参差不齐,且将资料传来往往已是当天下班后,办公室工作人员经常加班编辑微信文章,还得等领导查看后再行发布。“如果发出来后,处室领导看到了觉得哪里需要修改,我们还得修改。”
     在这位负责人看来,最致命的是,微信号文章其实“没什么人看”。澎湃新闻注意到,该局微信公号在关停前,每周更新两三次,已算勤快,但平均阅读量只有五六十。
     人手缺乏是很多基层单位共同的“槽点”。事实上,即使是省级单位,其官方微博及微信的运营人手,有的也得从下属单位借用。
     而且,就算有人,如果没钱,也不一定好办。苏南某区级官方微信,日均阅读量达5000以上,做得有声有色。据公开信息显示,其官方微信号系外包给专业团队运营,预算每年近70万元。
     苏南某乡镇党政办工作人员则表示,除了基层人员缺乏、精力有限等客观原因,有些政务新媒体本身是否有存在意义更值得思考。
     在他看来,从信息传播的角度,各地正在组建的融媒体中心可以发挥聚合平台的作用,对乡镇及部门信息发布的需求进行整合,实现“一键通”。比如,浙江长兴在全国率先队乡镇微信公号进行关停整合后,基层信息发布被集中到了“掌心长兴”客户端,精准、高效地服务本地。
     苏北某地派出所民警对此表示赞同。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自己运营过一段时间的基层派出所微信公号,但运营一段时间后发现不对劲。
     “我所在的辖区老人居多,他们根本不看这个(微信公众号)。”后来她发现,有信息发布和宣传需求时,还不如挨家挨户发传单效果来得好,“顺便还能混个脸熟,好开展工作。”
     据其观察,警务新媒体实用型信息偏多,从传播学的角度来说相对更具传播力。但尽管如此,基层警务新媒体也往往难免“空转”。
     澎湃新闻注意到,本次关停潮,不少基层派出所微博账号得以关停,信息发布以及服务互动功能均被整合至县级公安部门新媒体账号。
     从内容看,大部分基层派出所发布的微博内容,以转发上级单位发布的信息为主,原创信息寥寥,实质上已经失去了政务新媒体应有之义。
     走“网上群众路线”也要结合实际
     政务微博算是政务新媒体的雏形。2011年被称为“政务微博”元年,从上到下,各地政府机关单位那一年开始全面入驻微博,推行网络问政。
     一度,“镇镇开微博”,甚至“村村开微博”成为地方政府自我宣传的亮点。但据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2016年底,全国出现了近3万个政务微博“僵尸号”,显然违背了开设初衷。
    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靖鸣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,部分县级以下单位对政务新媒体存在定位不清的问题,尚未转变传统的“官本位”思维。在发布方式上,以单向发布为主,缺乏与群众的互动沟通,出现“自说自话”的问题。同时,相关单位、部门采用粗放式管理,缺乏有效的奖惩机制。
     在他看来,各职能部门之间未能实现整体联动,单打独斗难以形成舆论强大合力,信息更新速度慢,时效性也差。
     因此,关停、清理僵尸号,不仅是减轻相关部门的工作负担,也是为了回到最初的愿景——为群众提供便捷优质的服务。
     同时,也可以让公务人员从运营政务新媒体的事务中解脱出来,落到政务工作中,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做好本职工作。
     除了“僵尸号”问题,不少有关政务新媒体的其他负面新闻也是频被曝出。
     比如2017年,湖南省永州市文明办工作人员擅自用该办官方微博给某嘻哈明星“打CALL”,被严肃批评教育。
     丽江古城区委宣传部官方微博“古宣发布”曾在和网友互动时泄愤互怼,涉事干部因此停职检查。此外,还有政务官微被盗号后卖鞋,甚至发布不雅视频。
     靖鸣表示,群众有诉求有需要时,公职人员的工作就要做到哪儿。加快顺应互联网+政务服务的发展趋势,就是走“网上的群众路线”。
     但在实际操作中,一些地方和单位盲目跟风,不仅忽略自身工作的实际需求,也尚未考虑自身的运营能力,从而导致僵尸号、神回复等问题层出不穷。
     学者:关停只是新起点,更多经验待探索
     如今,从最初的“两微一端(微博、微信、客户端)”,再到如今抖音、今日头条等新媒体阵地已经百花齐放,政务新媒体的探索正在进入“下半场”。
     靖鸣向澎湃新闻表示,做好政务公开、政务信息的发布,要量体裁衣,贴合实际需求,找到适合本单位政务工作的发布渠道。
     在他看来,政府部门建网站、开官微,为的是宣传政策法规、问政于民、促进政民互动,用指尖上的政务更好服务百姓,而不是为了随大流、赶时髦,更不应该是为了完成上级交办的任务。
     因此在做具体的选择之前,政府部门首先要培养互联网思维,树立起以人民为中心的意识,并熟悉新媒体环境。
     靖鸣认为,各级政府不仅要在行动上“上网”,更要在思想上、理念上紧跟互联网思维,善于运用先进的互联网技术和信息化手段开展工作。
     同时,要积极回应网民关切、解疑释惑,让互联网成为了解群众、贴近群众、为群众排忧解难的新途径、新渠道。
     学界普遍认为,公众希望在关停整合那些沦为形象工程的政务新媒体的同时,更希望看到更多可推广的经验涌现出来,让政务新媒体的“下半场”更加务实和高效。
     澎湃新闻注意到,今年4月,国务院办公厅已将政务新媒体运行情况,纳入政府网站半年抽查范围。
     相关文件规定,对政务新媒体发布不当内容、两周内未更新、客户端无法下载使用、强制要求点赞等情况实行单项否决。
     今年4月,《南方日报》发表评论员文章称,政务新媒体一方面要坚决守住内容底线,严格把关,另一方面,也要努力提升内容质量,积极运用视频、直播、图解、数说、问答、弹幕等公众喜闻乐见的呈现方式,打造一批可读性强、阅读量高、传播范围广、影响力大的优秀政务新媒体产品。


来源:澎湃新闻网 作者:袁杰
生命的意义在于付出,在于给予;
而不是在于接受,也不是在于争取。
快速回复

限10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认证码:
验证问题: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