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86阅读
  • 0回复

地沟油能让飞机上天?这个“油腻”男神不仅登上福布斯,还让联合国惊叹

楼层直达
级别: 管理团队
发帖
4037



地沟油,本身是一种“垃圾”,一种污染物。
但是,在中国人的餐桌上却成了美味佳肴中的“隐藏毒品”。
业界称之为废弃回收油脂,一般指回收的煎炸油、餐厨油等,含有致癌物质,长期食用可能会引发癌症,对人体的危害极大。
目前,国内每年都有300到500万吨废油产生,最大来源为城市大型饭店下水道的隔油池。有不法谋利者对其进行加工,捞取大量暗淡浑浊、略呈红色的膏状物,仅仅经过一夜的过滤、加热、沉淀、分离,就让这些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变身为清亮的“食用油”,通过低价销售,重返人们的餐桌。
虽然其主要成分仍然是甘油三酯,却又比真正的食用油多了许多致病、致癌的毒性物质。

但是,如果这些有毒的废油,能变成让汽车奔驰让飞机上天的能源,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?
有的人可能会以为,会不会又是另一种以次充好的黑心商品?
非也,这种用地沟油变成的能源,不仅不黑心,反而是国内前所未有的良心商品。
刘疏桐,便是国内这个领域的开创者,人称“地沟油男神”

01
让地沟油上天
刘疏桐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,毕业于荷兰阿姆特丹自由大学,本科和硕士阶段都在荷兰度过。
他曾经供职于四大快递公司之一TNT的CSR部门,负责电动车项目,也从事过太阳能电站项目的开发。环境能源管理硕士毕业后,他进入世界第一家生物航空燃料供应商SkyNRG,帮助荷兰皇家航空KLM实现"地沟油"航空燃料飞行。

▲KLM公司的生物燃料飞机
为什么国内用来“做菜”的地沟油在国外却可以能让飞机飞上天?
和石油一样,植物油其实也是太阳能量的载体,它是把太阳能转化为化学能存储在体内。石油只不过是千百万年前动植物吸取太阳能量成长之后,长埋地下,经过千百万年高温高压形成的。地沟油本质上跟原油是一样的,只是需要特定的工艺,把它转换成一种可用的能源,相当于“新鲜”的石化燃料。

航空业是二氧化碳排放的一大来源。2011年,全球航空业的二氧化碳排放占据全球排放量的2%到3%,每吨航空煤油的使用会产生3吨的二氧化碳,以阿姆斯特丹到纽约的航线为例,每飞一次,要使用60吨的飞行燃油,即产生180吨二氧化碳
因为根据欧盟要求,航空公司必须在2011年之前减少3%的二氧化碳排放,为此,使用生物燃料,被提上日程。
而刘疏桐曾经就职的SkyNRG则是这个领域的开创者。
他们采用的是“加氢可再生飞行燃料”技术——先将植物油进行脱氧处理,然后经过一系列有机化学过程,进行加氢裂化,在持续的氢气压力作用下,破坏分子间结构,生成较小的碳氢化合物,其产物就是不饱和烃。
然后再进行“异构化”,即将化学物质的自身组成结构进行改变,真正成为可使用的“可再生飞行燃料”。

▲加氢可再生飞行燃料技术原理图
在SkyNRG任职期间,他的职务是亚洲区商务开发经理,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在亚太地区的日本、韩国、中国大陆、台湾、香港等各个地方搜集这些地沟油,全都运到欧洲去作为生物燃料制作的材料。
所以,尽管身在国外,但是他对于中国的地沟油问题是最熟悉不过了。
“我当时跑遍了国内的地沟油收集点和生物燃料生产商,发现国内缺乏生物燃料的市场,导致其市场不被认可,没有竞争力,同时也确实存在地沟油回流餐桌的严重问题。”
“不少餐饮店的餐厨废油的收购权都已经承包给专人,外人很难插足。收购方每年会按餐馆规模支付给餐饮企业一定的费用。而对于那些会去购买“地沟油”的中小型餐饮企业来说,相较于昂贵的食用油价格,大幅降低的成本实在是值得铤而走险的诱惑。”
02
为什么中国不行?
在荷兰的工作经验,让他对地沟油的开发利用产生浓厚兴趣。
“为什么国内的废油处理好了以后,拉到欧洲能做成生物燃料?为什么我们不可以?我希望帮助社会实现资源的本地生产本地运用,通过建立机制来改善食品安全。”
他的经验和背景决定了他是最适合改变这个现实的人。
他毅然放弃了唾手可得的荷兰国籍回国,把这种技术与模式带回中国,于是便有了如今的道兰环能MotionECO

在中国,交通废气占温室气体排放的20%以上,也是主要的污染物排放来源,主要由于中国油品质量标准落后。
"地沟油"制成的环保生物燃料可广泛直接运用于各种交通运输工具,他们可以像柴油一样使用,不需要车辆配置新的发动机。

刘疏桐表示:“将地沟油转化为生物柴油是一石二鸟的好方法,每1吨废油制成的生物燃料可减少2.5吨温室气体的排放,同时减少尾气中的颗粒物排放,如氮氧化物和硫氧化物。而且还减少了地沟油回流餐桌的机会。”

但是,地沟油燃料在中国的实践,最重要的不只是技术问题,还有渠道搭建,中国不像荷兰那样有系统的回收体系,道兰环能需要从零开始搭建这个可持续的体系。
他们为餐馆等废弃油生产者、生物燃料生产企业,企业物流之间建立联系,提供解决方案让整个资源利用流程完成闭环的循环经济模式,将地沟油转化成为生物燃料供给交通运输行业,形成一个透明化可追溯的产业链,保证地沟油不再回流餐桌。

03
  让城市成为油田
从2013年开始,这些由地沟油转化而成的B5生物柴油,开始在上海的104辆公交车上试用,直到2017年11月才开始正式向全社会投放。
这些投放市场的B5生物柴油,是由5%生物柴油和95%的石油柴油混合而成。价格比普通柴油每升便宜3毛钱。使用过的司机都表示:“最大特点就是排气管排出来的油烟少了,满意的。”
投放首日,上海两个加油站的5吨B5生物柴油销售一空。

根据《上海市餐厨废弃油脂处置管理办法》,2017年上海全市已经有18家企业的256辆车负责全市的“地沟油”的收运工作,这些车辆都安装了GPS来监督废油回收的工作。
在餐厅的后厨,经过油水分离器的过滤,废弃油脂进入指定的收集箱。称重后,持证上岗的回收人员通过店家的IC卡,将这次的数据录入到信息系统,收购价格大约每吨3600到3700元
在技术车间,煎炸用的老油和地沟油分开收集,进行过滤、加热、脂化、蒸馏等工艺进行精加工,再和普通柴油按比例调和后,就成为了在加油站能买到的B5生物柴油。

这些成果都离不开刘疏桐和道兰环能的努力。
凭借生物燃料领域的开创性利用模式,刘疏桐成为了哈佛社会创新种子社区成员、欧盟ISCC 国际可持续发展于碳排放认证技术委员会委员、生物质能可持续准则国际标准中国工作组成员、阿拉善SEE 创绿家、爱佑基金会创益家……
此外,他还赢得了“赢之有道”全球社会创新大赛中国赛区的冠军,并在全球总决赛中获得了全球第七的成绩。

▲刘疏桐在“赢之有道”年度盛典中演讲
正如刘疏桐在苏州TEDx演讲当中所提到,在上海,每年可以通过地沟油回收,提取出3万吨的生物燃料,而带来的将是8.5万吨的温室气体减排。

他认为,当这种运输、餐饮、油品加工的闭环模式能够得到广泛的推广,那么每一座城市都可以成为一座有机的“城市油田”
他开玩笑地说:“我在荷兰生活了9年,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国,因为荷兰的东西实在是太难吃了。”
所以他想回国好好吃一顿,做个安静的吃货,和大家一起享受健康安全的美食。
在演讲的最后,他说道:“我希望我们能通过自己的努力,彻底消灭‘地沟油’这个词,让我们一起让地沟油都飞走。”
资料来源
1.《SEE创绿家-刘疏桐:让地沟油飞》,阿拉善SEE公益机构
2.《刘疏桐:让地沟油飞的“地沟油男神”》,Xtecher
3. http://www.motioneco.com/,道兰环能官网
4.《地沟油“变身”生物柴油上市喝地沟油的汽车还好吗》,新浪财经
5.《“地沟油”上天给飞机加油》,新京报


来源:人人公益
生命的意义在于付出,在于给予;
而不是在于接受,也不是在于争取。
快速回复

限10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认证码:
验证问题:
上一个 下一个